第100324585 位
正體中文|ENGLISH|FULL版|FUN版|FILM版
青年創意大補帖/網站導覽 /局長信箱/電子護照
文化中心
首頁 文化中心
關於柴可夫斯基
*主辦單位:福爾摩沙芭蕾舞團
*演出時間:108/08/14 (三) 關於柴可夫斯基19:30~21:30
*演出地點:至德堂
*演出單位:福爾摩沙芭蕾舞團、長榮交響樂團
*聯絡電話:吳小姐 0970-615-820
*入場方式:售票
*售票系統: (票價:400/600/800/1200/1600/2000)[已過該場次演出時間,無法訂票]
作品1
作品1
演出單位:福爾摩沙芭蕾舞團、長榮交響樂團 

藝術總監、編舞/余能盛 

指揮/葛諾.舒馬富斯 

音樂/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 :

D小調弦樂六重奏《翡冷翠的回憶》OP.70 

F小調第四號交響曲OP.36



2019年,福爾摩沙芭蕾舞團將以柴可夫斯基的音樂製作具代表性及風格性的芭蕾舞作,並 與交響樂團及國內外優秀舞者共同詮釋演出,編舞者將配合其音樂的節奏、節拍、色彩、 旋律、與舞蹈表演融為一體,並在音樂性格與舞劇人物性格、音樂結構形式與舞劇情節 配合,表達出舞劇情感之美,讓觀眾在領略無與倫比的天籟之音時,同時也享受著美妙 絕倫的舞蹈藝術之美,沉醉在舞與樂、情與美之中,充分享受來自藝術的魅力。



【節目一】 柴可夫斯基 : D 小調弦樂六重奏《翡冷翠的回憶》Op.70 



這首六重奏曲的創作源起是在1886年時,然而卻直到1890年,當他在義大利佛羅倫斯譜寫完歌劇「黑 桃皇后」後,才又繼續完成了這首六重奏曲。然而卻直到1890年,當他在義大利佛羅倫斯譜寫完歌 劇「黑桃皇后」後,才又繼續完成了這首六重奏曲,也因此讓這首六重奏曲有了「翡冷翠的回憶」 此一標題,除此之外,這首作品的本質與義大利無關,所聽到仍是柴可夫斯基那充滿俄國風味的獨 特樂章。但也有樂評家認為:《佛羅倫斯的回憶》是柴可夫斯基重遊佛羅倫斯之後完成的作品,樂 曲充滿了對這個優美城市的懷念之情。



在整首曲子中,共分為四個樂章,第一樂章精神抖擻的快板(Allegro con spirito),第二樂章如歌的 柔板(Adagio Cantabile e con moto),第三樂章適中的快板(Allegretto moderato)及第四樂章活潑的快 板(Allegro Vivace)類似交響曲結構是小提琴、中提琴及大提琴各兩支的編制,絕美的旋律尤其是 第二樂章抒情旋律彷彿是用音符紀錄出歲月對此城美學文化遺跡的無限懷念。



在同時期,柴可夫斯基與梅克夫人之間的感情是音樂史上獨一無二的柏拉圖式戀情!編舞者將以此 曲編作,表現柴可夫斯基與梅克夫人柏拉圖式的浪漫愛情故事,柴可夫斯基與梅克夫人內在澎派起 伏的激情,但外在卻彼此表現含蓄且平淡,加上當時所處的環境與感受以此曲來論釋,再適合不過 了!



【節目二】 柴可夫斯基:F 小調第四號交響曲 Op.36

柴可夫斯基在1878年完成第四號交響曲。柴可夫斯基把這首交響曲贈給梅克夫人,在總譜首頁題上 「給我最敬愛的友人」。並以「我們的交響曲」知名義獻給梅克夫人,柴可夫斯基曾經表示,「第四 號交響曲」是他以人生中「命運」為主題的創作。柴可夫斯基本人說明第1主題是「得不到安慰的 絕望感」,第2主題是「脫離現實的幻想」。



象徵與命運的搏鬥,並且表現身為人的苦惱徬徨,以及威逼、脅迫人類的命運魔掌;最後雖然以光 輝節慶的結尾收場,卻似乎更隱含著柴可夫斯基宿命的悲劇色彩,給人一種淒慘的感覺。



在柴氏的六首交響樂中,此首可算是最具變化也最熱情的一首,曲子中表現出人世界的苦惱與徬 徨,被命運的魔掌逼迫時的哀傷情緒,柴氏曾將俄國大文豪普希金(Alexander Pushkin)的原著小說 “葉甫根尼·奧涅金(Eugene Onegin)”和“黑桃皇后(The Queen of Spades)”譜寫出二齣著名的歌 劇,亦和當時的音樂主流“國民樂派”(Nationalists in Music)的“五人幫”—巴拉基雷夫(Mily Balakirev)、鮑羅定(Alexander Borodin)、莫梭斯基(Modest Mussorgsky)、林姆斯基高沙可夫(Nikolay Rimsky-Korsakov)以及庫宜(Cesar Cui)交往,但柴氏的音樂風格雖亦有“國民樂派”的個性,卻 又多了一份西歐樂風的浪漫。



第一樂章:前進式的行板(Andante sostenuto) 

第二樂章:以歌曲模式的行板(Andantino in modo di canzona) 

第三樂章:頑皮彈撥式的詼諧曲(Scherzo , Pizzicato ostinato) 

第四樂章:火般熱情式的快板(Allegro con fuoco)



柴氏一生相當憂鬱、悲觀,這在他的作品中表現甚多,他在人生的終點,就像他大半的音樂作品都 沒有標題,連他的死均是一個謎,所以,在他晚年的內心世界,也許就像渴望“自由飛翔的小鳥” 般的自在與解脫!
BACK
其他
更多訊息
Close

Contact Us

Subscribe error, please review your email address.

Close

You're now subscribed, thank you!

Close

There was a problem with your submission. Please check the field(s) with red label below.

Close

Your message has been sent. We'll get back to you soon!

Close